杂食

狂王X黑贞(初次码文不喜勿喷)

前辈,您已经抽了3单,依然没有见到狂王的影子,您还要继续抽么?!停下吧,我们已经快没有圣晶石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玛修抱住某非酋御主的大腿

“嗯?这个非洲人在搞什么啊,又氪金召唤了吧,这次又抽到多少个本体(三星酋长)啊?刚睡醒的欧气结晶(黑贞德)打了个哈欠开始了毒舌模式.   玛修仿佛突然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贞德alter小姐,快劝劝前辈吧!!!他说必须凑齐所有的库丘林大人,可是再抽下去我们就揭不开锅了啊!

“我才没兴趣管这个非洲酋长的死活呢,说着还是走了过去.“要不别召唤了吧,有他的卡池后面还有好几次,以后还有机会的,我可不是在乎你这个不欧又不肝的非酋啊!带着血丝的双眼看了下玛修跟黑贞,又看了看身边站满的非洲酋长,感觉自己确实是失去了理智.

  “好吧,最后一次十连,听天由命了,抽不到我就不抽了” 将30个圣晶石投入召唤阵,看到召唤阵重新反应了起来,第一次爱之灵药,第二次秉持优雅,第三次绿之破音(产),第四次一张宝石翁,我舒了一口气,起码不亏了,第五次青之黑键,第六次获得了最强剑士(屠龙你飞哥)第七次又是黑键,黑贞德叹了一口气“哎,今天看来是抽不到了”第八次一只大狗,第九次一张芦苇海。哎,难道我注定了永远这么非么?最后一次召唤法阵缓缓转动了起来,狂战士,银卡,突然一阵金色电流在卡面上蹿动,然后镀金成了金卡,卡面翻转,狂王霸气的 模样出现在了卡面里 .

一阵黑红色的雾气突然弥漫了开来,雾气中心传来了什么东西蹭过地板的声音,一股庞大的气势带着杀戮的气息传了出来,离的最近的我甚至感觉呼吸都变得不顺畅起来.“真是难以置信的庞大气势和气息啊,哪怕是经过了弱化现在也一样能给人带来大恐怖的感觉,是吧,狂王库丘林?黑贞德不紧不慢的说道.  雾气中的野兽收起了自己的气势,雾气便很快散去,仿佛久未开口一般的沙哑嗓音传了出来.“我是库丘林alter,怎么,我的颜色跟你有关么?黑红色的野兽突然暴起,挺枪刺向我,却被玛修直接招架住.  “你旁边的女人有点意思,她跟我产生的原因有点相似.   试探的一击被挡住,冷酷的狂王并没有生气,反而看向了黑贞德.





以上就是抽卡的过程和俩人的初次相遇,个人感觉这俩个人特别配,都是孤傲的王者,都因为别人的执念而被用圣杯召唤出来。如果有人看的话可以跟我说一些,也许能试试儿童车(๑• . •๑)个人感觉单讲剧情也是巨无聊

有没有吃狂王X黑贞的人啊,感觉这俩个人很配啊